三三文學 > 武俠小說 > 恩仇紅塵劫 > 二十一、梁山幫主

二十一、梁山幫主(1 / 2)

這一箭來的好快,張冠華與勃山遠相隔既近,又沒想到他會突然發難,見羽箭飛至,忙縱身向旁疾躍,饒是他身形快捷,左臂還是被羽箭擦過,登時鮮血橫流。

哈巴門與梁山幫隔閡甚深,李浩等人均知與匪首勃山遠交戰不過是早晚之事,卻沒想到勃山遠會在這當口飄然而至。李浩大叫一聲:“冠華!”欺到勃山遠身側,揮掌砍他手腕。勃山遠橫弓擋下,猛地向后躍開,身未落地,右手已抽出一支羽箭,搭上弓弦,向李浩射去。李浩沒料到對手箭法如此高強,縱躍拔箭搭弓射出只在瞬間,大驚之下急速向右側趨避,這一箭雖然避過,腳下卻是一滑,失去平衡摔倒在地。

此時站在勃山遠面前的只王雪一人了,勃山遠自然而然的將目光轉向王雪。王雪怕極反而嬉笑,顫顫巍巍的道:“你別傷害我啊,怪物大哥!”勃山遠聽王雪如此稱呼自己,心頭火起,左手仍是緊握彎弓,右手抓出一支飛鏢向她擲去。若論力道而言,飛鏢細遠遜于羽箭,勃山遠雖將飛鏢擲地極快,終究快不過羽箭。饒是如此,王雪若想趨避也著實不易,縱身向左一撲,飛鏢擦發而過,未及起身,第二支飛鏢也已擲出。王雪正想向左再避,忽見左首邊立著一棵粗壯的楊樹,王雪被楊樹擋住去路,驚怵之下心念甫動,忙委身樹后,只聽噔的一聲,那枚飛鏢釘在樹干之上。

張冠華狂吼一聲,握拳向勃山遠奔去。勃山遠忙抽出一支羽箭,搭上弓弦,將張冠華射退,未及抽第二支箭,李浩已經欺近。勃山遠側身避過李浩的一招猛虎式,右手向他后脖頸處抓去。李浩反身一肘,直擊勃山遠胸口。勃山遠右手急忙變抓為掌,抵住李浩右肘,左手一晃,倒轉弓身向李浩肩頭砸落。

王雪趁著敵人被李浩糾纏之際,猛向前奔去,她知勃山遠射箭擲鏢的本領極佳,拳法卻未必精強,想借機欺近勃山遠,與他近身纏斗,這叫已幾之長,搏彼之短。勃山遠見王雪襲至身前,豎起彎弓射出一箭。王雪想不到他竟會有這樣敗中求生的奇招,近在咫尺竟然發箭射擊,但見羽箭飛至眼前,實是難以閃避,當即身子后仰,順勢上踢,直削勃山遠手腕。勃山遠贊了聲好,右臂揮出,隔開王雪腳腕,左手彎弓在王雪腿上狠擊過去。王雪腿一痛,忙向后翻滾趨避,好在張冠華及時攻上,使勃山遠不至追擊。張冠華呼呼呼連出三拳,勃山遠向后極退,掏出一枚飛鏢擲出,張冠華側身避過。勃山遠飛鏢擲出之時立即搭上弓箭向前射出,李浩驚叫一聲:“冠華心!”話音未落,張冠華肩頭便被射鄭張冠華左肩登時劇痛,又不敢冒然將箭拔出,只怕到時箭支帶動肌肉筋骨,加重傷情,最難熬的還是中箭之后左臂無法抬起,既不能進攻又難以防守。

勃山遠得意道:“好功夫,難怪我的手下連吃敗仗。”舉起彎弓縱躍向前,向著張冠華頭頂劈落,眼見這一招若是擊中,張冠華豈不腦漿迸裂?王雪大驚,顧不得腿疼痛,一瘸一拐飛奔過去,與李浩同時伸手擋在張冠華面前,憑著兩只肉臂硬接強弓一擊。勃山遠一擊不中立時抬腿前踢,將李浩踢倒在地。王雪手腕一翻,雙拳向前猛攻,王家拳法何等凌厲,滿擬能將勃山遠牽制住,讓李浩有時間為張冠華包扎傷口。哪知勃山遠只后退了一步,右手忽然探至腰間,拔出鬼頭刀,猛地橫劈過來。他這一刀砍得極快,王雪待要趨避已然不及,眼見刀光在脖頸前一閃,暗叫:“我死了。”卻見勃山遠將刀架在自己肩頭,并不前送。

王雪雖是女孩,膽子卻是極大,更不愿受制于人,便厲聲道:“你要殺便殺,難道還以為我會向你跪地求饒嗎?”

勃山遠若要將王雪等人除去,此時自是輕而易舉,但哈巴門人多勢眾,五湖四海皆有門徒,有朝一日上門尋仇倒也麻煩得很;他想來想去,還是應當先除掉他們掌教,此舉既可揚名立威,又能令敵群龍無首,尋仇之事更是無法可想。勃山遠皺眉不語,眼珠滴溜溜轉了一陣,冷冷的道:“你們被打敗了,現在讓你們的掌教過來,我要跟他動手過眨”他生性高傲,有什么便什么,這話已是挑明了再,我要除掉你們門派。

李浩見王雪命在頃刻,張冠華得肩上又實在不輕,若是再斗下去,實是有死無生,但劉岳此時確是不知身在何方,即便知道,又如何能夠答應。

王雪脖頸緊貼著刀鋒,當此情形就算再不怕死也不禁心有余悸,驚怒之下頭腦轉的飛快,心想:“他是決心要殺掉我們了,卻又遲遲不肯下手,很顯然,他是要先見到劉師兄后再做打算。我且不妨玩個緩兵之計,反正最差都是一死。”于是朗聲道:“你何必著急呢,我們師兄這就過來收拾你啦!”此言一出,勃山遠固心頭一震,李浩張冠華也是大吃一驚。王雪轉過臉來,向李浩張冠華悄悄使個眼色,示意他倆別多話。勃山遠冷冷的道:“你什么!”王雪淡淡的道:“我們與師兄約好了在這里見面,他遲遲不來,想必是有事耽擱了。”

勃山遠之前躲身樹后,確實窺見他們在此尋找劉岳,對王雪的話倒是信了九成,于是放下鬼頭刀,冷冷的道:“諒你也逃不掉,我便在慈上一個時辰,你們掌教不來,我立時了結你們。”王雪心道:“你下手毫不容情,本來也沒打算饒過我們,我難道不知?等上一個時辰也好,也許到時事有變動,我們能趁機逃脫。”

李浩與王雪將張冠華扶到樹下休息。李浩在草地里找到幾棵草藥,嚼爛敷在張冠華傷口處,又為他拔掉羽箭,撕下衣袖為他包扎傷口。勃山遠在旁瞧著,只冷笑不語,心想:“等你們掌教一到,我便動手將他和你們一起滅掉,這點肩傷你此刻治與不治又有何分別?”

過了約莫半個時辰,山中毫無動靜,不似有人會來。勃山遠急不可耐,焦躁地來回踱步,無意識的側頭瞧了王雪一眼,心頭忽然一凜:“這三個孩武功不低,他們掌教的功夫只怕也不再我之下,到時他們四人聯手,我功力再高也難保不測。”想到此處,從懷中摸出一根長繩,將王雪等饒雙腳捆在一起,雙手分別捆上,惡狠狠的道:“你們若是膽敢試圖解開繩子,就是這個下場。”抬手一揚,飛出一枚飛鏢,將一根樹枝削落到地。

過了片刻,林中微有響動,似是有人接近,王雪心中竊喜:“且不管來人是誰,總算事有轉機。”只見不遠處的長草之間慢慢躍出一人,消瘦的身形僵直的身軀,直如干尸鬼魅一般,不是步子怡是誰!

李浩沒想到竟能在這時見到步子怡,情急之下大叫道:“步子怡你快走!”步子怡茫然的瞧了一會李浩等人,臉上神色疑惑不定,似是已不相識。張冠華叫道:“是我們啊,步子怡,你好好想想,劉岳、李浩、吳、張冠華、還有王雪!”步子怡聽到劉岳這個名字,眉頭微微皺起,但隨即又現驚疑神色。

勃山遠向步子怡揮揮手,笑道:“好孩子,過來!”步子怡一見如故地向他走去,她雙膝無法彎曲,走起路來甚是笨拙,臉上身上多處擦傷,衣上滿是血污,李浩等人瞧在眼里,心中著實心疼。

步子怡跳到勃山遠身旁,揮了揮僵直的胳膊,又唔唔亂叫起來,似是在懇求什么事。勃山遠獰笑道:“你跪在我面前,我便將圣水給你。”步子怡臉現喜色,但膝蓋手肘均不能彎曲,只能做出僵直站立或僵直躺倒的簡單動作,要想跪下卻難以做到。只見她彎腰躺下,就地滾了數圈,試圖讓自己跪下,但梁山幫的毒藥何等惡猛,步子怡四肢已腫的如欲爆開,無論如何也無法做出跪姿。

勃山遠哈哈大笑,道:“好啦,給你圣水便是。”著在身后長草中摸出一個壇子交在步子怡手里。李浩等人一見大驚,心想這分明是毒水,又哪里是什么圣水?卻見步子怡接過壇子,她無法彎曲雙臂,只能將壇子高舉過頭頂,然后手腕傾斜,讓毒水流出,再張口接著。李浩見她貪婪地喝著毒水,心中更是吃驚,王雪張冠華不禁齊聲驚呼。

最新小說: 差分機時代 拿云志 被背叛后我勇斗綠茶 劍靈洪門異世錄 君不識卿 萌帝撩人之妖妃至上 走進他的山珍海味 校草愛我很多年 宿主只想談戀愛 在海賊世界中追尋真理
福利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