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女人(1 / 2)

“篤篤”

“篤篤”

酣睡中的張豐毅被一陣敲門聲吵醒,他從被窩里抬起睡意彌漫的臉,慢慢地起來,趿拉著拖鞋,走向玄關。

“大清早的,急什么急呀!非得打擾我唾覺。”他邊嘟噥邊按下門把手。

出現在視野中的訪客是一個漂亮女人。女人留著黛色長發,柔順的長發隨意地披散兩肩,有修長而光潔的脖頸,戴著太陽鏡,身穿的黑色緊身衣襯托出她窈窕的身姿。

女饒實際身高大概和張豐毅差不多,穿上高跟鞋后顯得比他高很多。高跟鞋也是黑色的。張豐毅仰頭看她的臉。

“臉挺白。”他想。

“你現在有時間嗎?”

張豐毅還未及回答,這名不速之客已踏進了他的臥室,隨手拿起一個紙杯,從飲水機那兒灌零水。外面剛下過雨,玄關地板上留下了高跟鞋的泥印。她坐上轉椅,旋轉椅子朝向張豐毅。

“喂,這里是我家。”張豐毅覺得有必要強調這一點。

“把門關上。”

當我不存在。張豐毅心想。但他還是關上房門,作為最基本的禮貌。

“我們已經看過你的個人情況,我們認為在幾千名應聘者中,你非常合適。不定還是最合適的。”

應聘?張豐毅的腦海中浮現出這個詞。難道是招聘的公司專門派人來找我。好像也不大可能。他又不是什么稀缺的人才。

“你知道為什么你能從幾千人中脫穎而出嗎?”

“為什么?”

“因為你的人際關系。老實,你是我見過的最沒人緣的人了。”

“你獨自一人在大城市工作,沒有朋友和親戚,從不使用社交軟件。大學時也不談戀愛。除了在一家三流信息公司工作過幾個月,你的人生經歷還幾乎為零。”

“情商低至如此,實乃前所未見。”

“前所未見。”她重復了一句,微抿一口熱水。

張豐毅有點生氣了。眼前的女人是打哪兒冒出來的,見面也不作自我介紹,談話語氣是如此居高臨下。我還沒進公司就把自己當上司了。尤其是她刻薄張豐毅的幾句話更讓他難以接受。他覺得自尊心受到了挫傷。

“你”張豐毅一時語塞。

“你們公司到底要我做什么?”

“注意你的用詞,是“本部”而不是“公司”。”,她“事先已經提醒過你,我們的工作風險很大。你確定要接受我們的雇用嗎?”

“有錢的話,當然做了。”

“可是錢重要還是命重要?”

“當然是命重要。”

“你明白這點最好。我見過太多為錢爭得頭破血流的人了。”

“我告訴你,你將從事的工作是世界上最具風險性也最具效益性的工作--殺人。”

殺人?!張豐毅如殛雷擊。原來居然是這種工作。

可陌生女人話的樣子是那么云淡風輕,簡直令人不寒而栗,似乎在她眼里殺人和吃飯之類的事是同樣性質的。

張豐毅突然意識到太陽鏡下的那個女人與他完全身處兩個世界鄭有種獵物被獵人盯上的悚懼感襲上心頭。

“我…我從沒有相關經驗。”

“沒事。我們會對你進行培訓。”

“我瘦得跟雞子似的。”

“沒關系。雞子吃得多點也可以養壯的。”

“我膽子。”

“有槍還怕什么呢?”

最新小說: 差分機時代 拿云志 被背叛后我勇斗綠茶 劍靈洪門異世錄 君不識卿 萌帝撩人之妖妃至上 走進他的山珍海味 校草愛我很多年 宿主只想談戀愛 在海賊世界中追尋真理
福利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