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蚊子與血族(1 / 2)

在這個世界上,如果要說除了獵魔人之外還有什么是血族的敵人的話,嬴思瞳一定會毫不猶豫地回答——

蚊子。

這是一種超級惡心的生物,它總是在你神不知鬼不覺的時候潛入進來,然后吸了你的血還要在你身上留個包,表明它來過。

關鍵是它的行蹤飄忽不定,你還很難打到它。

按照嬴思瞳自己的話來說——

被吸血的吸血鬼,我不要臉的嗎?

……

第二天早上一覺醒來,看到揉著惺忪睡眼從被子里面爬出來的嬴思瞳時,夏源不厚道地笑了。

嬴思瞳狠狠瞪了他一眼,走進洗手間。

不到兩秒鐘,從里面傳來嬴思瞳的一聲響徹云霄的尖叫。

鏡子里面,血族美女的臉上被蚊子咬了好幾個包。

偏偏是咬在最顯眼的地方。

嬴思瞳覺得自己完全沒臉見人了。

“死夏源,你居然還幸災樂禍笑得出來?”

“我沒、哈哈哈、我只是覺得血族被蚊子吸血真的……”

看到嬴思瞳冷若冰霜的眼神,夏源默默地閉上了嘴巴。

……

在夏源的《血族觀察日記》中增加了一條新的記錄:

蚊子的口器可以穿透血族的皮膚,這說明血族的皮膚其實跟常人沒有多大的差別,在血族的真皮層中一樣分布著諸多的毛細血管。

但是是什么導致血族本身看起來面色蒼白缺少血色,還需要更進一步的觀察。

拍攝了一天的《東廠與錦衣衛》,晚上夏源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

嬴思瞳把門打開,兩個人飛快地對視了一眼。

夏源噗嗤一下笑了出來。

“哈哈哈哈……不是吧你?”

嬴思瞳的臉上戴著一副粉紅色的臉基尼,只露出一雙眼睛、鼻孔和嘴巴。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嘛?”嬴思瞳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自己回到沙發上看電視。

“你這也太奇怪了吧?在家里面干嘛要戴臉基尼?”

“你不懂,”嬴思瞳趴在沙發上,“我在明敵在暗,得做好一切防護措施以避免遭受襲擊。”

是的,我不懂,誰能懂這么沙雕的東西?

夏源憋著笑回了自己的房間。

……

第二天一早。

“我懂了!”

看到鏡子里面被咬得滿臉是包的自己,夏源深切感受到了嬴思瞳的憤怒。

嬴思瞳戴著臉基尼,抱著雙手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

雖然懂了她的憤怒,但是有一件事情夏源不是很懂——

他明明掛上了蚊帳,但是怎么還是被咬了呢?

夏源自認為睡覺特別安分,平時不亂踢被子,更不可能弄開蚊帳。

除非這蚊子比蚊帳的小孔還要小,才能通過網孔鉆進來。

檢查了一下,他發現了一個可怕的事實:

不是蚊子的體積太小。

最新小說: 戲精老婆超難哄 無限輪回狂潮 棄后出宮 快穿之冥王大人追妻記 重生之學霸千金不好惹 薩爾桑娜 她只想修仙 唯有心淵知心悅 龍妃在上:悶騷邪王,你好壞! 我家娘子是個兔子精
福利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