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閃文學 > 漫漫仙路奇葩多 > 第315章 大裂谷(下)

第315章 大裂谷(下)

  但凡魔幻作品,基本都有精靈的存在,甚至連科幻等腦洞作品也開始出現他們的身影了。

  除了受到前世的影響之外,精靈本身就十分吸引林小哥兒。

  這主要是因為修士和精靈之間的恩怨。

  曾經不止一次提起過,上古精靈曾經與修士展開過一場大戰,過程始末確實已經被掃進了歷史的垃圾堆,連現存的劫仙都完全沒有經歷過當時的慘烈。

  戰后,對于參戰的雙方都造成巨大的影響。

  修士這邊因為與上古精靈的大戰消耗了太多的修士,據說上千年間仙蹤難覓,一時間修士差不多都快成了東神州老百姓口口相傳的傳說。

  也正因修士示弱,妖怪和靈獸趁機建立妖靈保護協會。

  當時的社會觀念也沒有現在這么開放,靈獸還好,妖怪這類東西在當時的修士們看來是只要發現就應剿滅的存在。

  但自己沒能力剿滅,也就只能捏著鼻子認了妖靈保護協會遞過來的橄欖枝,時至今日依舊有食古不化的門派修士對妖怪看不順眼。

  而一些修士參考妖怪殺人取血的方式,走了歪路創立邪派。結果就導致剛有點起色的修真界再度陷入大戰。

  究其原因,都是上古精靈與修士那場大戰的鍋。

  修士這邊不好過,上古精靈那邊……

  ——他們都上古了啊。

  上古精靈璀璨的魔法文明毀于一旦,飛行的浮空城紛紛墜落,強大的施法能力一度消失,連魔法本身都差點被完全遺忘,也就最近不到千年的時間才重新從遺跡里挖出來。

  而原本的上古精靈失去了堪比修士的長久壽命、文明和所建立的一切,如今分別演化成了四個大型精靈族群,樹精靈當然就是其中之一。

  是故林天賜很想從迷斯卓那邊得知一些關于他祖宗的事情,尤其是那場大戰的始末。

  不為別的,純粹就是好奇心作怪。

  對此,迷斯卓知道的也不多。

  “那已經是萬年前的事情了,老實講,要不是林天賜你跟我說,我都不知道上古精靈曾經跟你們修士有過戰爭。”

  迷斯卓繼續道

  “根據流傳的傳說,萬年前那是由上古精靈和龍統治的年代,后來雙方之間展開了全面戰爭,最終龍族之神虛空萬色龍隕落,上古精靈的魔法文明完全消失,并沒有提過有修士的事情。”

  在西方流傳的版本與在東方的版本有些不同,至少東方的版本可沒有提過龍的事情。

  至于誰真誰假……

  林天賜反而比較相信兩方都是真的,因為他聽敖三提起過世間所有的龍都來自一條叫‘虛空萬色龍’的龍神,而且它早就死了,對比迷斯卓的話,很可能當時上古精靈同時與龍和修士開戰,但由于兩線作戰顧此失彼,不得不跟修士握手言和,轉頭專心對付龍。

  ——結果都玩脫了。

  “傳說在哪出了什么偏差嗎?”

  “應該是吧,畢竟只是傳說,時間都過去那么久了,除了某些自命不凡的高等精靈,一般也沒人會在意那么久遠的事情。”

  四大精靈族群,海精靈、黑暗精靈和樹精靈都只在意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別的地方也懶得過問,事實上想要在聚集地外看到這三種精靈還是比較困難的。

  而自稱高等精靈的精靈,則類似于吉普賽人一樣到處流浪,他們只會在某些特點時期聚集在上古精靈的遺跡附近。

  稱自己為高等精靈是因為他們始終都認為自己才是上古精靈的繼承者,不少高等精靈都在想方設法的恢復當年魔法文明的榮光。

  當然,這其中也有不少咸魚的,比如愛娜,她就覺得比起什么假大空的榮光啊、輝煌啊之類的,滿足自己的興趣更有意思。

  不管是愛娜還是迷斯卓,他們都是精靈中的異類,因為不管樹精靈還是高等精靈,都十分的排外,對待精靈之外的生物不說是仇人,至少也不會給好臉色看。

  說起迷斯卓,他的老家迷霧森林已經不太遠了,過了落日堡往西走一點就是迷霧森林。

  但談及老家,迷斯卓倒是沒有多少回家看看的意思,原因自然還是比較排外。

  迷斯卓自從小時候見識過人類商隊從迷霧森林外經過,就對外面的世界產生了好奇心,他深深的覺得樹精靈的排外和固步自封總有一天會讓樹精靈陷入困境,所以長大以后就離開森林前往人類社會。

  ——雖然也確實有可能是因為烏鴉嘴而被族人趕出來的。

  不過聽迷斯卓聊了聊精靈的近況,林天賜倒是覺得修士也差不多是同樣的調調。

  自從正邪大戰之后,修士們就再也沒有離開過東神州,劫仙拉起的結界是保護同樣也是枷鎖,誠然修士現在確實很強,但強不可能永久,你在停滯不前的時候總有人正在努力試圖超越。

  或許這就是造化仙人把林天賜丟到西方來的原因之一,他很可能在計劃打開結界,重現修士穿梭于多元宇宙世界的盛況,林天賜不過是個壓力測試而已。

  這么一想林小哥兒就感覺好蛋疼……

  為啥選我啊,這事兒一般不都是霍霍別人家的孩子嗎?

  正跟迷斯卓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林天賜耳朵一動,像是聽到了什么動靜。

  他霍的起身,豎起耳朵。

  “聽到什么了嗎?”

  “有動靜正在靠近,而且數量很多。”

  “怪物?這附近不應該有怪物出現才對。”

  確實,大裂谷里的環境不適合生存,他們這一路上除了能仰頭的時候能看到幾只鳥外,也就只有一些卡在山壁里生長的樹木了。

  “不是怪物……好像還有喊殺聲。”

  迷斯卓臉色一變,趕緊變化手勢施展法術。

  林天賜也聽的越來越清晰,那動靜就像是有一整隊靈魂舞者在你家房頂上蹦迪一樣,且聲音越來越大。

  他趕忙把睡下的眾人都叫起來,此時聲音已經大到震耳朵了,兩側的山壁都被震的往下掉細碎的石頭和土塊。

  “咱們該不會剛好在戰場正中央吧?”

  揉著眼睛爬起來的雷迪希婭一聽周圍的動靜,回答道

  “難說,不過這附近沒橋,不管是喧水城還是落日堡的軍隊應該都不能短兵相接才對。”

  “但這個動靜確實像是正要干起來,在我的老家幽暗地域,每次我們跟黑暗精靈打仗的時候都差不多是這個動靜。”

  凱格爾倒是還顯得有些躍躍欲試,至于艾爾瑪,這姑娘似乎有點低血壓,還沒完全清醒。

  此時迷斯卓的法術完成,四顆窺視魔眼順著崖壁往上飛,并將看到的影像通過魔法傳遞回來。

  于是眾人就看到了十分有戰爭大片氣氛的一幕。

  烏泱泱的軍隊舉著火把從裂谷的兩側靠近,盔甲反射著火光好似密密麻麻的甲蟲,看的人心頭一緊。

  至于怎么跨過中間的裂谷?

  迷斯卓輕輕轉動窺視魔眼的視角,他們便看到沖在最前面的,是一種類似投石車的木制器械,它有四個輪子,在一種很像犀牛的駝獸的牽引中跑的飛快。

  沒多久,那玩意就來到裂谷邊上,一個甩尾將拉著的木制器械甩向裂谷。

  按理說那玩意應該直挺挺的掉下來摔個粉碎才對,但它突然亮起一陣魔法靈光,就跟變形金剛似的在空中舒展開,眨眼間變成一座五米多寬的鐵索橋。

  如果僅僅只有一兩座,這對軍隊作戰基本沒有什么作用,只要派人在橋的另一頭守著就行了。

  然而這東西軍隊的雙方都有,且數量還不少……

  也就十幾秒的功夫,眾人通過窺視魔眼就看到裂谷上方飛快的架起一座座橋梁,粗略一看就有二三十座,寬度也從五米到十米多都有,這還沒算視野之外的。

  比起修士與老百姓互不干擾的東神州,魔法在西方不僅是生產力的一部分,同時也是戰爭的一部分,一旦魔法方面有什么突破,都會第一時間用在戰爭當中,也難怪他們有這么不科學的架橋技術。

  但這些都不是四法王小隊需要考慮的。

  他們以最快的速度卷起鋪蓋卷,并熄滅篝火,小心的注視著事態的發展。

  “不用擔心,咱們這里很安全。”

  迷斯卓話音剛落,就看到有被打落下來的士兵一頭砸在山壁上,還帶下來一大塊松脫的巖石,砸在眾人的營地前面。

  “……”

  真該第一時間封住這個烏鴉嘴啊……

  事實上這不是烏鴉嘴的鍋,至少不全是。

  就算有快速架橋的方法,可作戰的地點畢竟在大裂谷上方,兵荒馬亂的情況下,從上面跌落下來沒什么好奇怪的。

  可問題是,眾人就在峽谷下面看頭頂的軍隊打架。

  隨著戰斗迅速進入白熱化,之前掉下來的尸體不過是個開胃菜,尸體和不小心跌落的士兵說如雨般落下確實很夸張,但掉下來的也不算少了,有的甚至連橋都一起掉了下來。

  眾人躲在山壁的凹陷里,都盡可能的縮在最里面,這時候跑出去基本等于去挨砸的。

  多虧他們選的營地位置在山壁的凹陷里,不管掉下來的是尸體還是落石,只要不是特別衰,一般也不可能砸到他們。

  當然,眾人堵住了迷斯卓的嘴,免得這貨再來一口毒奶……
  http://www.zvaxos.tw/book/5677/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http://www.zvaxos.tw。閃閃文學手機版閱讀網址:http://m.33wx.com
福利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