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閃文學 > 重生之將門邪妃 > 013 送去祖地

013 送去祖地

  鄭嬤嬤沒能拿到老太爺的貼子,灰溜溜地回了華壽堂。

  隨鄭嬤嬤一道回華壽堂的,還有葉老太爺以及三房一家三口。

  彼時,許氏正摟著葉巧嫣柔聲安撫“嫣丫頭,不要擔心,等御醫到了,你臉上這傷定能好的,還有你五妹妹,祖母一定會狠狠教訓她,讓她——”

  “你要怎么教訓她?”

  伴隨著濃濃不滿的聲音,葉老太爺暗沉著一張臉大步邁進。

  他盯著許氏,以及許氏懷里打從他邁進來就瑟瑟發抖的葉巧嫣,目中滿滿都是失望之意,見他這般,許氏心中不由咯噔了一下。

  夫妻多年,兒孫滿堂,她從未見葉老太爺生氣成這般模樣。

  打她嫁給葉傳賢,由新婚夫妻到如今為人祖母,縱然她和葉傳賢多有矛盾,但葉傳賢從不曾在小輩面前落她的臉面,今兒,卻是連這一點都不顧及了。

  這讓許氏心里,難免有些惴惴不安,又難免有些生氣和難堪。

  因為太過專注葉老太爺,許氏也就沒發察覺懷中孫女的表現,她沉了臉,頂著葉老太爺不滿的目光道“身為妹妹卻口出污言穢語辱罵姐姐,咱們葉府姑娘的名聲,可經不起這樣蹉磨。”、

  她一直知道,五個兒子中,葉老太爺最看重的不是她所出的長房和二房,而是庶出的三房,這是她心頭過不去的坎,但好在,葉老太爺雖然偏頗三房,但還不至于失了分寸,該長房二房的,斷不會給三房,她這才忍了心頭這口怒氣。

  可今兒葉老太爺竟然當著四房五房這倆庶出的面,落她的臉面,這讓許氏如何能咽得下心中那股憤憤不平了多年的氣。

  許氏的反駁,四夫人和五夫人暗中撇了撇嘴皮。

  自打梅花庵的事后,葉府姑娘的名聲,就敗在了葉巧嫣手上,連帶她們四房五房的姑娘,也受了牽連,從前那些有意向和葉府聯姻的人家,如今竟是避若蛇蝎。

  也是,出了個心狠手辣陷害表姐清名的姑娘,哪家府上,還敢將葉府的姑娘迎進府中,沒準下一回,自家姑娘就被人給陷害沒了清名。

  老夫人這話,說的也不虧心!

  四夫人和五夫人心里不服,又不敢駁回去,撇了嘴等老太爺的反應。

  葉老太爺直直看著許氏,目光無比的復雜。

  有失望、有后悔、有果斷也有毅然。

  這樣復雜的目光,讓許氏如坐針氈,心中隱有一絲不安。

  “這些年來,我是太讓著你,才讓你生了些不該有的心思出來。”在許氏惴惴不安的等待中,葉老太爺緩聲而道。

  被葉老太爺這么一斥,許氏的臉皮就有些掛不住,張了張唇正想反駁,就聽葉老太爺繼續道“葉府姑娘的名聲?你覺得到如今,咱們葉府,還有多少名聲在?”

  “多年前,我就和你說過,不要肖想秋娘那幾個孩子,可你是怎么做的?”

  “打從阿樺離京后,秋娘的孩子,就再也不登咱們葉府的門,你就沒想過是為什么?”

  “阿樺的事我也不說了,可你不該縱著老二將手伸到阿微身上,鎮川和秋娘那幾個孩子,有多疼愛阿微你難道不清楚?”

  “阿微直爽,念著咱們是她外祖,這些年始終跟咱們保持親近,可因為老二的貪心,阿微她,怕是再也不愿親近咱們了,你糊涂不糊涂?”

  ……

  老太爺一句接一句,直把許氏說得啞口無言,一張老臉是羞愧得恨不能遁地。

  四夫人和五夫人聽著老太爺一句接一句的數落許氏,心中那口憋了多年的憋屈恍似也得到了舒解。

  好不容易,老太爺終于住了嘴,許氏的臉已經黑如鍋底,瞪著葉老太爺,她不服地道“就算你說的有理,可這和今天這事有什么關系?五丫頭她——”

  “云丫頭,你進來。”葉老太爺看也不看許氏,淡淡地道。

  許氏一愣,伏在她懷里的葉巧嫣身子愈發的抖,感受到懷中孫女的害怕,許氏還只以為孫女是被葉老太爺給嚇到了,忙安慰的拍了拍葉巧怔的背。

  門口,有丫鬟將厚重的棉簾打了起來,一股子冷風順著掀開的棉簾灌進來,因著這股子寒氣,屋中眾人生生打了個寒噤。

  順著這股寒氣,兩個丫鬟扶著葉巧云邁了進來。

  當看清邁進來的葉巧云后,四夫人和五夫人不由瞠目結舌,而許氏和王氏,亦同樣無比震驚。

  葉府的姑娘都生得面目姣好,可眼下葉巧云的一張臉,只能用猙獰二字來形容。

  幾道深深的抓痕,貫穿了整張臉,就連眉心也有,更別說脖頸上還有無數道抓痕和用手指生生掐出來的痕跡。

  四夫人和五夫人看得心有不忍,姑娘家的臉何其重要,五丫頭的臉傷成這般,都不知道醫不醫得好,就算醫好了,也不知道會不會留疤,一旦留疤,這親事,怕是——

  “父親,請您為云兒做主。”緊跟著邁進來的葉三老爺和三夫人孫氏紅腫著雙眼跪在葉老太爺面前。

  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可此時的葉三老爺,俊秀的臉上,一串串淚往下直流。

  三夫人孫氏,拿帕子捂著嘴,發出絕望的哽咽聲。

  聽著自個夫人絕望的哭泣,葉三老爺額頭青筋直跳,都是他沒用,連自己的妻女都保護不了!

  看著跪在膝下的三子夫婦,葉老太爺的心也無比的沉重。

  這些年,他到底還是錯了。

  若不是他一味地忍讓和包容許氏,許氏的心也不會越來越大,長房和二房也不會越來越不將三房四房五房放在眼中。

  是時候整治了!

  嘆了口氣,葉老太爺看著許氏,肅穆地道“你偏聽偏信嫣丫頭,可有想過問問云丫頭?老三雖不是你生的,但你是嫡母,云丫頭也是我葉家的姑娘,你瞧瞧她現在這個模樣,你還想怎么教訓她?”

  早在葉巧云邁進來后,許氏就已經后悔不已,聽得葉老太爺這般質問,她心有不服,想要反駁卻又無從反駁,動了動嘴皮,她喃喃地道“我不知道五丫頭傷得這般重。”

  哭泣著的葉三老爺俊秀的臉上閃過一抹狠色。

  真是好嫡母啊!

  一聲不知道,就想推卸所有的責任!

  他的女兒傷成這般模樣,今日若不給個公道,即便是撕破臉面,他也要大鬧一場!

  葉老太爺無比失望地看著許氏,沉聲道“身為長輩,做不到公平處事,這是你的錯,嫣丫頭動人傷人且滿嘴謊言,小小年紀如斯惡毒,實在讓我失望之極,明日,就將她送去祖地好生思過。”

  一聽要把自己送回祖地,葉巧嫣猛地抬頭“我不去,我不要去祖地。”

  一側的王氏,也是慌亂不已,葉巧嫣都已經十三了,可親事都還沒著落,這若是送回祖地,沒個一年半載的,老太爺怕是不會讓人回京城,那親事怎么辦?

  她哀求地看向許氏,老夫人素日里最是疼愛嫣丫頭,只要老夫人肯出面,這事一定還有回轉余地。

  許氏雖有些惱怒葉巧嫣不說實話,讓她被葉老太爺訓了一頓,可終究是她最疼愛的孫女,哪狠得下心不管不顧。

  頂著葉老太爺肅穆的臉,許氏硬著頭皮道“嫣丫頭已經十三了,該議親了,這若是回了祖地,親事怕是不好議。”

  孫氏捂著帕子的手就是一緊,想要用親事來逃避責罰嗎?

  葉老太爺淡淡地道“嫣丫頭的親事,我已有主張,明日,就將她送回祖地,至于二房,教女無方,自去家廟跪三天好生反省。”

  “我不要去祖地,祖母,您幫幫嫣兒,我不要去祖地。”一見老太爺毫無回轉要將自己送去祖地,葉巧嫣嚇得花容失色,驚聲尖叫。

  葉老太爺的臉頓時一沉,就在他準備發作之時,王氏手快一把捂住了葉巧嫣的嘴,低聲哀求“父親,嫣兒她是一時害怕,我這就帶她回去好好反省。”

  葉老太爺冷著臉點頭,許氏猶豫了一下,終是沒敢再替葉巧嫣求情。
  http://www.zvaxos.tw/book/5482/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http://www.zvaxos.tw。閃閃文學手機版閱讀網址:http://m.33wx.com
福利新快3